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蘭質冰心的博客

一杯清茶,余香袅袅;一卷诗书,意韵幽幽。闲情撷绪与君听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六零后生人,与生俱来的率真与倔强,崇尚简单而平实的生活状态。热爱中国传统文化,喜欢阅读古典诗词歌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端阳节记忆  

2010-06-16 21:44:26|  分类: 心灵絮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端 阳 节 记 忆

文/蘭質冰心

 

时到端阳五月五,又是一年棕飘香。

路过稻香村,门前“买棕子唻”的吆喝声不绝于耳,清新的香气阵阵袭来,提醒了匆匆赶路的人们,意在说:今天是五月端五。我也汇入排队等候的长龙蛇阵,拎上一兜棕子回家过节。

晚饭时,把买来的棕子回锅热透,糯米夹带着小枣的浓郁香甜随着蒸气散发出来,弥漫了整个厨房挤进客厅,我极力嗅着沁人的欣香,恍惚找回了久违的亲情,一下子把我拉回了童年和奶奶包棕子的情境中。

记得小时候,“端午”,在我的家庭中被视为是一个很重要的节日。每年离这一天还有差不多一个礼拜的时间,奶奶就开始着手准备。她老人家先要把去年用过、洗净收好的棕叶找出来,重新用水浸泡使之柔软,把不能用的择拣出来,视情况再买一些新的苇叶与之搭配混合使用;其次将经年收藏、未用的特大号铁锅从旮旯处找出来,里里外外刷洗干净后,当作盛煮棕子的容器;然后再把包棕子用的糯米提前头一天晚上用水泡上,挑选小枣洗净。第二天吃过早饭,奶奶就坐在小板凳上,面前摆放着三个大盆,一切准备就序了,便开始了包棕子的正式程序。

我每每蹲在奶奶身旁,好奇地看着,青青的叶片和散落的白米,在奶奶的手中象变戏法似地一个一个快速地包将起来,变成一个个形态可爱的“多角包子”。我从中能作的只是拿两颗红枣塞到“小屋子”里,再把一根马莲(捆棕子用的)递到奶奶手上。如此反复,就见盆里的米越来越少,直至见底。红枣也用光了,却见大铁锅内的棕子昂扬挺立冒出了尖。午后时分,包棕子工序就完成了。年复一年,在奶奶身边我不仅学会了包棕子,知道并深领了端午节的由来和重要意义。

接下来,一般是等到晚饭后收拾停当,奶奶把煤火捅旺,要两个人才能把装得满满当当棕子的大锅抬到炉火上,添好水,随着红火苗催生的蒸腾热气,一阵阵清香由近及远。待完全上气了,把火苗转小慢慢煮,让锅里的水和棕叶中的米粒融合、膨胀、熟透,一般是要煮到笠日清晨,汤汁收尽。开锅取出,剥开棕叶,香味立时扑鼻而来,咬一口,软糯粘稠,香甜可口。那种包裹着浓浓亲情的味道至今在我心头缠绕,记忆犹新。

如今,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,已经很少有人再自己动手包棕子了。我也于去年放弃了奶奶传给我的手艺,缘于现在物质食品丰富,棕子着实算不得什么稀罕物了,包半天却吃不了两个,不如买几个尝尝算了。吃着棕子,努力想品尝出儿时的味道,却怎么也咂摸不出滋味来。每逢佳节倍思亲,我深知,此刻我又抚今追昔了。

端阳时节棕飘香,再忆往事思亲浓。有时回忆往事是美好和温馨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5)| 评论(7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